EN [退出]

南方网帐号登录

× 没有帐号?极速注册
南方网> 动漫频道>国外新闻

大师笔下的动画之美!著名导演新海诚访谈

2014-12-24 10:16 来源:腾讯动漫

只有那个时候的自己才能创作出《秒速五厘米》

  Q:在《秒速五厘米》当中,情景的每一个变化、甚至于线路的每一个道口都被描绘得美不胜收。我觉得这部作品之所以受到欢迎,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:制作者对于作品世界的刻画方式太过惊人了。

  新海:我一直都是在乡下长大的,后来为了上大学才来到了东京。不过在最初的几年,我根本没办法喜欢上东京。看着混杂的人群,我感到非常头痛,而满载的电车也让人感觉十分辛苦,再加上又看不到山。不过呢,虽然这样的景色看起来单调无奇,可是随着时间的增长,我觉得每一处景色都饱含着自己同他人的回忆,因此风景也就显得漂亮起来了。尽管东京这座城市本身没有发生变化,但是眼前映入的景象却闪耀了起来。相反,在我做事不顺利的时候,一切似乎也就变得暗淡了。所有的景象都是根据自己心情而改变,而从根本上来说,世界上的每一个微不足道的瞬间,其实都是美丽的。因为有了这种深切感受,所以我希望《秒速五厘米》中的风景能够显得非常美丽。特别是背景美术跟色彩上,我也是下了很大的功夫,试图令每一个镜头的切换都美到令人惊讶。由于登场人物的命运令人扼腕,因此为了弥补这种悲剧,我也在画面上进行了补充,以保持平衡。而现在想想,那种保持平衡的方式其实是没法实现的吧(笑)。因为刻画得太过美丽,导致作品有了一些虚幻的影子,并且如今我肯定也不能像是之前那样,对于每个镜头都全情投入了呢。轻重缓急是必要的。但是当时我并不觉得自己做过头了,只是对于所有的镜头施展了自己浑身的力量。而能够实现这样的制作方式,也从某种意义上令《秒速五厘米》变成了特别的作品。

  Q:导演自己也执笔了《秒速五厘米》和《言叶之庭》的小说版,而刻意使用不同的表现手法,是否也包含了什么特殊用意呢?

  新海:在《秒速五厘米》的时候,我也是第一次写小说,因此只是竭尽全力去创作而已。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能否完成这部作品,只是考虑到每个月都要截稿,因此印象中就是写写写了(笑)。不过最近我发现自己不但在动画导演这个行业,还涉足到了小说执笔、广告制作等领域当中。而不管做哪份工作,我都强烈地意识到“要做一件只能在这个行业做出来的事情”。例如要是写小说的话,我就得令其成为“即便对着原稿,也让人觉得很难改编成分镜”的作品。因此,我频繁地使用了很难制作成映像的表现手法。这么一来,我觉得自己这个并非专业小说家的人,也能在创作文章当中寻找到自己的意义了。而制作映像也是一样的,我希望制作一部难以用单纯的文字就可以进行诠释的作品。这样的念头也在逐年地变得强烈起来。

  Q:正因为如此,新海先生的作品才要同时涉及到动画电影跟小说两方面呢。这么一来,也就对于作品本身起到了一种补全的效果了。

  新海:实际上,我在《秒速五厘米》的时候就非常想要对于作品进行补全。那部作品分为3集完成,而第一集跟第二集长度都在20分钟以上,可第三集却非常短,几乎是由山崎将义先生的歌曲来构筑出来的。而真正剧情部分么,我觉得差不多5分钟左右的话会比较平衡吧,或者说应该这么做吧。当然,这么短也是因为制作日程的关系(笑)。而我没有时间跟资金,所以只能带着“不管怎样,必须做完才行”的势头来完成这部作品。不过作品完结后过了几年,有人说“这样做挺好的”,并且长大成人后的剧情在整个篇幅当中最短,也让人不会有太长时间的切身体验,因此从结果而言还是不错的。那个时候,即便不知道制作电影跟娱乐作品所需要的套路和流程,但是只要制作出一部作品,那么这部作品肯定会引发一些人的共鸣,肯定会在某些地方被人们所需要吧?——这就是我创作时的心情。现在想起来,那部作品里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,并且也很难让人重新去看一遍。不过呢,这种类似于扭曲的方面也是有着自身魅力的吧。哎呀,这段话听起来就跟在找借口似的(笑)。

  不过,例如说有哪些作品是我作为一个观众也能产生切身感受的呢?那么在此我会提名《龙虎斗》,这是我非常喜欢的作品。我也有个偶然的机会跟长井龙雪导演交流过,我说:“《龙虎斗》的这个地方很不错呢。”而对方的反应却是“哎?你是说那个地方?”看起来长井龙雪导演跟我的看法也不一样。但是呢,“我所认为的《龙虎斗》”就是如同圣经一般的存在,我觉得100%都是完美的哦。即便有些地方并非创作者本意制作的,但是那些也依然是我非常喜欢的内容。从我如今的视角来看,《秒速五厘米》是一部完成度很低的作品,但是这种低水平的东西却仿佛形成了一种“行间”,令不同的观众产生“这是属于我的作品”的感觉。实际上在制作的时候,我心头也莫名地觉得:即便是一部还不如现在这样的作品,但是依然会有一定数量的人对此表示认可吧。

  Q:那么这样的一种预感,到底是如何产生的呢?

  新海:恐怕是在平时生活当中获得的感受吧。我非常喜欢弘兼宪史先生的漫画·《黄昏流星群》,当时我才20多岁,拿在手上的时候感觉作品中的世界让人摸不着头脑。毕竟这是一部刻画壮年的大叔大妈之间的恋爱作品集。然而,当我人过中年,再度阅读这部作品时,感觉非常有趣,反复看了好几遍。相反,我在中学时代非常痴迷的漫画还觉得有趣吗?似乎也有些不一定了。正如同我每时每刻都在受到不同作品的影响一样,即便我的兴趣爱好跟生活发生了改变,但是依然会存在着自己所追求的作品。这就是我最为真切的感受。因此,如果自己想要制作、想要去看的作品问世了,那么我就能够相信:这部作品肯定会被什么人所需要。

  《秒速五厘米》从各种意义上都是“只有那个时候的我才能制作出来的特别作品”。同样的,现在我制作的作品也是当时无法制作出来的。每次制作新作品的时候,我都要想:“这必须是一部此刻的自己做不出来的作品”,并且又要相信:这部作品,我如今肯定能够制作出来。

编辑: 陈冰青
相关新闻

网友评论
请登录后进行评论| 0条评论

请文明发言,还可以输入140

您的评论已经发表成功,请等候审核

小提示: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,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

微信
QQ空间 微博 0 0
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

网站简介-广告服务-诚聘英才-联系我们-法律声明-友情链接

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87373397 18122015068

ICP备案号:粤B-2005023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