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N [退出]

南方网帐号登录

× 没有帐号?极速注册
南方网>动漫频道>国内新闻

焦虑的直播公司:从2016下半年 真实的打赏越来越少

2017-03-31 12:46 来源:凤凰网

  “没有老板玩命融资,我们可能也早倒下了。”光圈直播倒下后,苏武在微博上写道。

  苏武最后一次接触光圈直播,是去年4月在腾讯云发起组织的网络直播自律联盟上。加入联盟的成员自觉不碰色情、暴力类的直播内容,苏武所在的X直播也是联盟成员之一。

  当时,光圈直播CEO张轶的照片在联盟的主页上,这是光圈直播最风光的时期。

  10个月后,光圈直播倒闭,失联的CEO留下了300万元的欠薪。

  “我们差不多是同时间起步的,没想到光圈这么快就没了。我们还在坚持,但还能走多远,我也不知道。”苏武说。

  去年三四月份,是直播行业的集体高光时刻。第一梯队的直播平台都拿到了融资,同时有200多个直播平台涌入这个行业。

  那段时间也是X直播平台日活最好的时候,每天的日活在30万到40万。“我们预测会有大量秀场直播平台出现,同质化竞争会越来越严重。”苏武说,X直播尝试了3个月的秀场直播之后,在去年5月转型到垂直场景类直播。

  X直播试过财经直播、美术、健身等很多场景,但“数据都不太好”。

  “没有老板玩命融资,我们可能也早倒下了。”光圈直播倒下后,苏武在微博上写道。

  “早上起来化个妆就开直播的形式,没人看了。”

  主播曾是直播平台之间最激烈的竞争对象。

  一位直播平台的电竞解说在一次演讲中提到,在熊猫TV第一次对斗鱼主播“动手”前,有些主播月收入其实只有一两万元,但是经过熊猫阵营的挖角之后,这个数字直接翻了十倍到二十倍。

  不久之后,全民TV也开始了挖角动作,把数字又翻了五倍以上。在公开报道中,秋日在全民TV的年薪是一年1500万元,虎牙签约安德罗妮夫妇的费用是三年一亿元。

  但到了去年下半年,这种天价挖角主播的新闻戛然而止。

  越度传媒“宇宙网红中心”的总监杨涛告诉记者,去年,主播的签约费用非常高,以至于会蚕食运营和研发的费用。

  “挖来挖去受益的是主播,输的是各个平台。”斗鱼、全民TV等在内的一线直播平台,最近一次融资都停留在8月、9月,平台已经没有那么多钱烧在主播身上了。

  天价挖角在行业默契中告一段落,但平台对主播的投入依然是非常大的一块成本。

  YEKI今年大三,从去年4月7日一直到现在,他保持着每晚7点准时开播的习惯。直播一晚上收到的打赏,多的时候四位数,少的时候三位数。YEKI还维护着一个400多人的微信粉丝群,其中一个粉丝累计给他刷了一万多元的礼物。

  起初,YEKI在ME直播上工作。ME直播是YY旗下的移动直播平台,去年曾有媒体报道称欢聚时代向ME直播砸了10亿元。直到去年11月,YEKI发现ME直播上的大主播都跳槽了,他的粉丝在下面的评论全是“赶紧换平台吧”。YEKI觉得这个平台做不下去了,就跳到了一直播。

  “我是为公司赚钱的,让公司烧钱的是那些小主播,他们的收入撑不起他们的底薪,等于说是公司用底薪撑着他们来做直播。”YEKI说。

  YEKI不知道的是,即便是完全拿不到打赏的小主播,经纪公司在他们身上也不亏钱。

  网红经纪公司甜椒文化的联合创始人蔡令洪告诉记者,相比大平台,中、小平台的返利性更高。

  直播平台为了拉新和留存,需要保持一定的主播活跃度。“你提供一个主播,平台会给你保底一万或者一万五千元。我招一个普通主播可能只要三五千,剩下的都是我赚的。”

  2016年4月上线的小米直播,为小米旗下产品。蔡令洪透露,小米直播起步晚,所以返利很高。“小米直播是阶段性返利,主播刚去,前两个月给很多钱,可能第三个月就不给钱了,因为他觉得主播人脉圈用完了,把用户拉得差不多了。”

  蔡令洪说:“小平台不花钱就是在等死,只能花钱拉用户。”

  作为对接主播与平台、主播与广告主的中间商,杨涛对于直播行业风向变化的感受更加敏锐。

  去年上半年经常出现一个土豪给主播打赏几十万、几百万元的新闻,杨涛说,这些天价打赏,“一半真一半假”。天价打赏的背后,是主播、经纪公司、平台之间的利益捆绑。

  “经纪公司与平台之间有合作,可以用优惠的价格拿到打赏券,再找一个人去给主播打赏,把主播炒火。”这个钱其实就是经纪公司培养主播的成本,主播与平台同时获得广告的效果。

  经纪公司的操作方式,YEKI也已经了然于心。如果有比赛需要冲榜单,经纪公司会刷礼物帮主播冲到一个相对靠前的位置,或者把主播刷到有入选资格,然后主播再靠自己的努力“诱导”用户打赏,最后能不能成就看主播的能力。“直播平台举办的一切比赛都是噱头,为了刺激土豪刷礼物。”YEKI说。

  别名“发姐”的斗鱼主播陈一发儿,在斗鱼平台有290万的关注,微博有160万粉丝,2016年还出了自己的单曲,这种量级的主播,现在的打赏收入单日也仅为四位数。“打赏的收入怎么可能养活她呢?”杨涛说。

  数据来源:今日网红

  “真实的打赏越来越少,这是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的趋势。”杨涛说。

  “靠打赏就能活的时代可能仅存在于2016年上半年之前了,下半年大家都开始去接线下的活动、商家的代言。”杨涛告诉记者,他代理的主播,最多的时候一周接过12场线下活动。

  直播行业经过2016年爆发式的增长,大量同质化的直播平台分散了用户对秀场直播的消费,也透支了用户的预期,随之而来的是用户对秀场内容消费的衰退。

  “秀场直播已经从甜蜜期过渡到平稳期。颜值的影响力是短暂的、不可持续的,早上起来化个妆就开直播的形式,后来就没人看了。”杨涛说。

编辑: 陈冰青
相关新闻

网友评论
请登录后进行评论| 0条评论

请文明发言,还可以输入140

您的评论已经发表成功,请等候审核

小提示: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,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

微信
QQ空间 微博 0 0
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

网站简介-广告服务-诚聘英才-联系我们-法律声明-友情链接

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87373397 18122015068

ICP备案号:粤B-20050235